高考前夜,他们在B站和贴吧相见

文章正文
2020-07-14 03:37

高考前夜,他们在B站和贴吧相见

  7月6日晚上10点多,当我在手机上o钢笔B站,准备在finish了一天的work之后,看上几段有趣的鬼畜视频时,没想到会和一群将要高考的pupil,在这样的time与空间里不期而遇。

  这一天,是2020年因疫情而被延迟的高考前夜。B站视频start,一time,满屏的“高考加油”弹幕飞过。在我想来,此时此刻的高考考生,should都在进行最后的冲刺,或是已经在家长的安排下歇息,又怎么可能专门跑到一则鬼畜视频里,看到网友们送上的“加油”声呢?

  然而,“打脸”来得实在太快,没过几秒钟,我就在弹幕里看到了各种from高考考生的回应——有人呼“借你吉言”,回应热心网友的善意;也有人用五彩斑斓的弹幕“霸屏”,喊出自己想考入的大学的n上午e;还有人带着戏谑的口吻,声称要把“考前最后一币”投给视频的Up主,让Up主“对自己负责”。

  随即o钢笔了几个其他类型的热门视频,我发现同样有高考考生出没。后来,我又先后在数个主题不同的百度贴吧里,看到了向吧友“求祝福”的年轻考生。尽管从绝对数目上看,这一晚我在网上遇到的高考考生,充其量只有一两百人,但这种观感却足以印证,直到day参考的00后考生们,确实在许多#@re地方@#都已经和we那时有了明显的不同——这种在高考前夜上网纾压的做法,便是鲜明的一例。

  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高考的那一年,classmate们大多都在家中拥有可以上网的电脑,互联网上也已经有了方兴未艾的B站,和如日中天的贴吧。然而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,却万万不敢动上半点在高考前夜上网、看视频、发帖子的念头。

  不仅是高考前夜,we之中的大多数人,在高考start之前的一个月左右,就已经进入了“不问窗外事”的“闭关”状态,个别性格认真的classmate,甚至从高三下半年起,便戒除了手机、电脑等一切电子设备。回想起来,we作出这样的选择,不仅是出于teacher和家长的督促,同时也确实有发自内心的决然。从小到大,we一直接受着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“一考定终身”“一分一演奏ground”等一系列令人心惊肉跳的高考叙事,因此对这场“神圣”的大考断然不敢怠慢。

  即便到了直到day,我也无法确定,当年自己对“闭关”的坚持,究竟该算“正信”还是“迷信”。同时,我也不敢轻率地为身边的高考考生提供about“要不要闭关”的个人建议。但我心中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疑惑——在考前把自己become一个没有排气出口的“高压锅”,对考生真的好吗?考生用限定的time从事一点like的娱乐,释放积郁的压力,又真的然后糟糕吗?因此,当我在2020年,看到these大大方方地跑到网上纾压的后辈时,心中在讶异的同时,也闪过了一丝感动。

  我感动的,我高考前夜在网上遇到的these高中生,没有再背负当年如we一般沉重的心理负担,高考对他们而言固然同样重要,却不再然后令人压抑以至畏惧。他们敢于打破前人给他们规定好的行为准则,把曾经如同“信仰”的教条抛诸脑后,既是because他们更有旁逸斜出的个性和离经叛道的勇气,也是because他们生活在一个年轻人拥有更多不同的机会与出Lou的多元时代。

  我并不是要说“闭关”不好,我相信:即便是在直到day,依然有许多考生选择用“闭关”的方式加强复习。我欣慰的是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start打破前人留下的定见,以自己的视角作出选择,而他们的家人也愿意包容他们的选择。this选择,既可以是基于自主判断的“闭关”,也可以是在考前最后一天的“潇洒”——青春无悔,而青春只属于那些正值青春的人。

(责编:宋心蕊、赵光霞)

文章评论